骆驼队长

文學病患者:

恐怖分子——楊德昌

聽說楊德昌這個名字,貌似是傳聞他死去的那一天。

上百度尋找他的資料,在看過《一一》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地尋找著他導演過的電影。

今晚看的這一部,叫恐怖分子。


開篇的鏡頭,就是一個恐怖事件。犯罪現場,逃跑的犯人、追兇的警察、被綁架的受害者、還有一名鏈接整個故事上下脈絡的重要人物。

一開始尚且有點不懂,可靜下來想想,或許楊德昌想告訴我們的就是,到底甚麼才是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是開篇的那幫匪徒,是那個未成年的女孩和他男友,是打電話告知男人他認為的事實真相的男孩、也可以是劇中作為小說家的老婆。

對於那個未成年女孩來說,她是那些上當男人的恐怖分子,而對她來說,恐怖分子或許是她媽媽。在家裡,她感到的只有痛苦——破碎的家庭、神經兮兮的母親、等同於軟禁的房間...

對於男孩來說,恐怖分子便是那一書應征通知,以至於他一直逃避,躲在自己的攝影世界裡,躲在自己女朋友的懷裡...

對於男人與女人來說,可能他們都是彼此的恐怖分子吧。女人覺得男人不瞭解自己,不懂自己,討厭那種一成不變的生活;而男人認為女人的離開是他一生中最失意的事,女人的離開讓他感到天旋地轉,是低谷的開始,他不願放手不願就此離開。

而當影片進入高潮,楊德昌似乎想用影像中的真實與女人所寫的小說進行了有意的重疊,也是經過一場殺戮而后自殺。先是自己單位裡欺凌自己的主任,然後是女人的情夫...

我不知道,最後楊德昌又把這片段拉回來,拉回至男人好友家中,然後那聲槍聲貫穿了兩個畫面,一個是酒店房間的廁所裡、一個是好友家中的浴室裡是想表達甚麼。而接下來的畫面是,男人躺倒在浴缸邊,頭下是不斷淌流的血泊...

是想把女人小說的畫面呈現出來形成有趣的效果?還是說那段殺戮的場面其實是男人心裡的狠,在腦海中上演了無數遍的復仇?我猜不透,但或許楊德昌是想說,恐怖分子其實是我們自己,因為怨恨所以去殺戮,殺戮他人殺戮自己。

結局的畫面是,女人安趟在情夫身邊,忽然的夢回,驚惶的坐起,然後心神不寧,然後惡心反胃...

我看到的第一反應是,可能她懷孕了,有了丈夫的孩子。一切其實是還有希望的吧?可是呢,人總是會在心裡演變出很多很多東西很多很多畫面很多很多其實是與現實背道而馳的發展脈絡...然後這些自己自個兒想出來的東西就會變成自己故事發展的主要脈絡,引導著一個人走向死胡同,走向毀滅...

你怕嗎?

我有點怕。

如同昨日,平安夜,我發現其他小夥伴結伴出去了,沒帶上我。我問,你們去哪裡,他們沒回答。我以為,他們出去耍不帶上我,是因為最近一段時間我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沒怎麼跟他們接觸。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一名同學突發腦膜炎住院了,他們跟他比較親,怕這種事到處講不好,所以才瞞著。而不是我所謂想出來的,他們排斥我了。

所以,我真有點怕。我有點怕人心,這玩意...



评论

热度(188)

  1. 有俗Raylene_Ho 转载了此图片
  2. 翠花上涮锅Raylene_Ho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