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队长

读伯格森《时间与自由意志》论及时间与空间有感

金木皆名:

我曾经问别人,当你回忆或者做梦或者试图想象一段时间的时候,画面是连续的吗?比如现在开始,请想象一对情侣接吻,它们是连续动作的吗?还是一跳一跳的间隔画面?

(《黑客帝国/The Matrix》 1999 截图)



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切片一样的记忆和梦境是很常见的,但是你真的能够确信自己可以想象一段非常光滑柔顺的时间在空间的流逝吗?至少,我肯定我没有过如此体验,我也不知道药物毒品是否能够拓展人的感官能力,因为我非常使劲地想象也还是片段性的,就像我们会把时间分成秒,即使是毫秒,飞秒这样的单位,也说明了人只能通过极限接近连续去给连续无限分割,但无限小单位仍然意味着它是割裂的,你始终无法得到真正的连续,我猜这道理在数学理论里是说得通的。可现实生活他就是连续的,还是说人视觉的局限让我们陷入在虚假的连续之中,就像一秒24帧的影像就足以欺骗我们电影时间的连续流逝,而实际它只是24幅独立分割的画面,那么现实时间是否也是如此还是另有玄机呢?



我觉得人能够理解梦境,就像能够理解抽离掉了部分时间和画面的影像时间一样,比如通过剪辑,剔除了一些过度片段,场景切换,在真实时间长度内拓展了影像时间的跨度,也就是说一部90分钟的电影它却可以讲一个横跨90年的故事,充分让人自行脑补时间的连续性。这样的逻辑同样适用于梦,但现实却令人沮丧,即使每一次眨眼,剔除了几百毫秒的时光,你无法实现电影魔法,你还得在自己人生的时光长度里度日如年,不过“度日如年”这个词已经说明了人心理似乎还是可以随意拓展或压缩现实时间的。


(《黑客帝国/The Matrix》 1999 截图)




(《黑客帝国/The Matrix》 1999 截图)

我们理解时间的方式,同样适用于理解空间。你无法想象真正的空间,如果它是无限的,因为你无法想象尽头,无法想象你所未见识的。当你像在《黑客帝国》里墨菲斯给尼欧展示虚拟空间一样陆续剔除现实物品物质的时候,你还能想象什么?当你没有建筑的墙面、天花板和地面的相互接触构造的角落的时候,你能想象笛卡尔坐标吗?你能理解什么是三维空间吗?当你在想象中剔除了如2D/3D软件中的参考线的时候,你能想象空间的存在吗?你能想象一个没有面、线和点的立方体吗?



(爱森斯坦和《蒙太奇论》ps:这种2逼眼神的货色肯定是个很疯狂的人)

我想,这就是人的局限性,就像哲学失去对概念和语言的依赖,它就无法言说什么了。我们能在一部只有画面和影像的默片中感知某种哲学性,但不要忘了,我们通常会用一个词:电影语言。画面和剪辑是一种语言,它能有效影响人的心理和情感,就算剔除宫廷剧里的台词,我相信广大妇女同胞也能感受剧情气氛的紧张,苏联人爱森斯坦的剪辑理论早已阐明了不同画面B和同一画面A连接能够造成心理、情绪和想象的不同,这已经是为人熟知的了。



评论

热度(434)

  1. 骆驼队长金木皆名 转载了此文字